< 三部委联手释放信号,2019空间信息产业迎来发展良机_南方时事_澳门新葡京网上娱乐 
language
  • English
  • U.S.A
  • India
  • Russian
  • Spanish
  • Arabic
行业新闻 首页 > 南方时事 > 行业新闻

三部委联手释放信号,2019空间信息产业迎来发展良机

责任编辑: 黄词    来源: 经济参考报    作者: 孙韶华、张莫    2019-01-16    浏览量: 609

在1月15日国新办举办的发布会上,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、财政部、央行的负责人介绍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具体举措,对经济热点做出一一回应。

  业内专家表示,三大宏观经济主管部门的齐发声,表现出宏观经济政策将更协调更注重合力的发挥,各部门“几家台”将更加凸显

▲1月15日国新办举行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新闻发布会

  投资圈定两大关键词

  发布会上,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用两个关键词,三个“下功夫”,勾划出今年投资的发力重点。

  他说,两个关键词就是“建设”和“改造”。具体而言,“建设”突出五个方面:

  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推进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建设,加快5G商用步伐;

  加强城乡基础设施建设,推进市政、物流基础设施建设,推进脱贫攻坚、农村基础设施建设;

  加强能源、交通、水利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;

  加强民生和公共服务项目建设力度,尤其是补上教育、医疗、健康、养老方面的短板;

  加强生态环保和自然灾害防治能力建设。“改造”,突出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近来,投资项目审批明显提速。连维良强调,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重在精准投资、有效投资,坚决不搞“大水漫灌”式的强刺激。在投资重点上突出补短板,在项目选择上突出纳入规划的项目,在投资决策上坚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坚持补短板、稳投资、防风险相统一。

  对于备受关注的债转股进展,连维良透露,目前市场化债转股签约金额已经超过2万亿元。与此同时,市场化债转股落地率,也就是签约之后实施到位的比例也大幅度提高。截至目前,落地金额已超过6000亿元,2018年落地率超过了30%。

  他表示,2019年市场化、法治化债转股将继续加大力度。一是要提高签约的到位率。二是突出重点方向。加大优质企业债转股力度,加大对临时遇到困难的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的力度,还要加大民营企业参与市场化债转股的力度。

  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在途

  今天我国将实施更大力度的减税和更为明显的降费,作为对纳税企业和纳税人来说“真金白银”的红利将如何推进备受关注。财政部部长助理许宏才在发布会上详细解读了今年减税降费的思路。

  许宏才指出,2018年我国减税降费1.3万亿元。在此基础上,2019年还要有更大规模的减税和更为明显的降费,主要包括四个方面:

  一是对小微企业实施普惠性税收减免。

  二是深化增值税改革,继续推进实质性减税。

  三是全面实施修改后的个人所得税法及其实施条例,落实好6项专项附加扣除政策。

  四是配合相关部门,积极研究制定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,进一步减轻企业的社会保险缴费负担。同时,清理规范收费,加大对乱收费查处力度。

  他同时透露,“具体的增值税改革方案,现在还在研究论证和测算过程中,但肯定会有实质性的减税措施。方案将按程序审议后公布实施。”

  除了加大减税降费力度,今年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,还包括加大支出规模,其中就包括要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,支持重大在建项目建设和补短板,更好发挥专项债对稳投资、促消费的重要作用。

  许宏才表示,2019年将适度增加地方政府债券规模,特别是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,具体额度会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之后确定。此外,加快地方政府债券发行使用进度。还要加大专项债券对当前稳投资促消费的支持力度。

  “我想强调的是,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,不意味着放松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管理。”许宏才说,会加强管理,确保法定债券不出任何风险。

 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大规模减税降费可以更好地应对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,从而抓住重要战略机遇期,为市场活力的充分释放创造良好的环境。大规模增加地方专项债,将更好地防范化解地方债风险,有利于“开前门,堵后门”的真正落实。

  稳健货币政策并非一成不变

  “稳健货币政策”的含义是什么?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鹤新在发布会上对此详细阐述。

  他表示,“稳健”是货币政策的工作原则和指导思想,货币政策要以稳为主,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。他同时表示,货币政策保持稳健,并不意味着一成不变。货币条件要与保持经济平稳增长及物价稳定的要求相匹配,保持松紧适度,既不能过松,也不能过紧。要根据形势的变化增强货币政策的前瞻性、灵活性、针对性,主动动态优化,强化逆周期调节,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。

  朱鹤新表示,稳健货币政策既要保持总量合理,也要着力优化结构。一方面,要把握好总量,为实体经济提供足够的金融支持,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应与名义GDP增速大体匹配。同时,也不能搞“大水漫灌”,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。另一方面,要精准把握流动性的投向,充分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的作用,做好定向调控和“精准滴灌”,特别是加大对民营企业、小微企业、“三农”、扶贫、乡村振兴、双创以及推动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等领域的支持力度。

  针对央行是否会降息,朱鹤新说,“总的来看,现在货币政策在实体经济中的作用正在逐步发挥,同时我们对原来的政策也在做动态评估,在这个基础上再做进一步的研究。”

  针对降准是否会引发人民币贬值的问题,朱鹤新表示,央行通过降准有效支持了实体经济的发展,而实体经济发展好了,人民币汇率会更加稳定,这二者并不矛盾。“我国的经济基本面较好,外汇储备也足够,对人民币汇率我们有信心。” 朱鹤新表示。

  朱鹤新也表示,央行在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上还要做更多的努力和探索。下一步,央行要持续通过政策的引导和平台的搭建来解决一些银行不敢贷、不愿贷、不会贷的问题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对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表示,除了降准,当下更重要的是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。要实现从“宽货币”向“宽信用”转变,货币政策传导是关键。因此,还应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尤其是要进一步加大对金融机构的正向激励,使流动性能够更有效率地注入到实体企业。